adams

夜醉的情话

ike527:

醉生梦死,百态人生


勤劳de小懒熊:



在拍夜醉的时候听到一些情侣,姐妹之间的话语,酸甜苦辣,胡言乱语,有的让人动情,有的让人伤怀。








1.你先说爱我




初夏夜,看到一个很美的小姐姐坐在路边等,过了一会,一个男从夜店里出来,小姐姐就上去勾住男子,两人一起坐在路边说话,说了几句,听到女的娇嗔道,”你先说爱我,你先说爱我,我要你先说爱我,我才告诉你”,男的有点不高兴,冷脸,回了几句,声音轻没听清,女的叫“你一定是爱我的,我知道你一定是爱我的”,然后声音就轻了下去。
我站了一会走开了,逛一圈回来看到男女还在,就听女的说“我就是爱你呀,就算有错,也是我爱你,我现在给你看手机,多少人诱惑我,我都没答应,我就是爱你。”









 





男的还是一脸不高兴,站起来说:“好啦,我知道了,真的好烦”,出去打车,女的追出去,抱住男的,男说:“你太作了”。




男还是挺生气,手伸入小姐姐的吊带衫,摸了一下胸,女的震了一下,没抵抗,眼中流露出祈求被原谅的眼光。

















2.男朋友去了美国




初夏夜,一个妹子的有点喝醉,倒在路边,吐了一会,旁边坐着一个男的拉住她手。




女的坐了起来,说“我前男友对我可好了",说一句用手拍一下男的手臂,“我前男友对我可好了,我前男友对我可好了,我和你说呀,我前男友对我可好了“反反复复的说了好几遍。




最后有点拍累了,说了一句“我前男友对我可好了,可惜他去了美国"。




男的听了把妹子紧紧搂在怀里,女的又说:“他去了美国后,让我和他一起,我。。。不。。。想。。。去(拉长音),我真的不想去,美国有什么好,又吸毒又枪击。”




接着说:“我一点都不想去美国,可惜他对我那么的好”。




停了一下,说"老妈现在都嫌弃我,对我一点都不好,今天不肯给我做饭"。

















男的把妹子抱的更紧,然后轻轻吻了一下。吻完,女的停了一下说,"你要对我好点,外面喜欢我的人可多了”。两人不说话了,抱在一起。




我看了一会,夜了决定打车回家,等会车,回头一看,发现男的在摸妹子的胸。

















3.不想麻烦你




8月夜,一个女的喝醉,坐在楼梯酒吧上,旁边还坐着短发女的。




喝醉的女说:"我真的不想麻烦你,让你来管我“,反反复复的说这两句。

















我觉得无趣,就下楼去逛了一下,后来上来看到她两还在,还在说:”我真的不想这么晚,让你大老远跑来,来管我,就算我被男人骗也别来管我,我真的不想这样麻烦你。”。













短发女一脸嫌弃又有点割舍不下的感觉,后来保安来了,两人费了好大力把她扶上楼,妹子就开始吐,后来,过了一会来了一个男的,把喝醉女的抱起了,短发女看到男的来了,站起退到5米外,略带敌意冷冷的看着男的把女的抱上车,一言不发。 





















4.姐姐支持你




秋夜,看到一个女(暂叫a)喝醉,地上滚,然后旁边坐着两个女(b和c)的扶a,但是a女扶起后,一回又滑落到地上,反复好几回,b和c的也有累点,就没再扶,c就说,“快起来,回家啦”,a就在地上边滚边嚎叫。




然后就听b说,”姐姐也挺喜欢xx,xx真不错“,a女停了下来,我开始以为情敌要对决呢。
b说:“姐姐支持你喜欢xx,支持你和xx在一起,你要顶住”。




休息了一会,b又说“快来起来了,明天xx就来上海了,你不用再傻想了,回去好好休息,明天漂漂亮亮面对他”。
消停一会,b和c人把躺地a扶走了。

















5.遗失手机




夏夜,女的喝醉,在路边哭,男的扶她,听女的说手机掉了,男就用自己手机拨打女的手机,始终不通,男的就跑去刚才他们去的酒吧找,把女的交给朋友,另外一对男女。




我去超市买了瓶水,回来看到男的回了,抱住着女的。




女的一直在说“怎么没找到,你不爱我”,男的还挺耐心解释,还给女的看自己手机拨号界面说,“你认真看下,真的是接不通”,女说“你真的一点都不爱我”。




后来他们的女性朋友的旁边说,"我真的看不下去了,你不要急,真的是没拨通,不怪男的”,女的说“他真的不爱我,不像我爸爸,一生只爱过两个女人,我妈和我,现在手机没有了,我以后再也联系不到爱我的爸爸了“大哭。




他们的男性朋友劝,“大家都掉过手机,不行就再买一台"
女的说“我没钱了,再也买不起4000元的手机了"
男性朋友说“4000元手机买不起,现在有很多几百元的手机,一样用”
女的说“几百元我现在也没有”,然后又哭。




(图没拍好)








6.正常




夏夜路边,一个小哥哥和一个小姐姐,男吞吞吐吐说,“我和你说件事,我和我妈说起过你”




女说"然后呢"




男说“我妈让我找一个正常点”




女说"那你还爱我么”




男说“爱”然后两人就紧紧抱住在一起。

















7.广州飞来,来见她




2017秋夜,看到一个小姐姐,拉住一个男的从迪厅出来,男的走路晃,小姐姐帮他打车,来了一辆,男的死活不上,说要呆一会,车开走了,女说:“你醉的太厉害,还是先回去休息,明天再说”。男拉住女的就是不想走,两人说了一会,我没听太清,突然女的有点怒了,甩开男的,一个又回店里了。




然后男的就趴地上乱哭,旁边有个基友过来劝他不要哭,男就吼到“我今天下午特地从广州飞过来,就是为了看她,她为什么这样对我,她为什么这样对我,她为什么不对我好些”。








 


Dessie&I:

记得喵/Remem-purr.Day86

D酱昨天回家啦。

两脚兽过了10天家里没猫的日子,衷心感叹:有猫真好。

无论快乐或痛苦,富足或清贫,健康或疾病,青春或衰老。

Dessie&I:

记得喵/Remem-purr.Day88

出院后第一次一个喵在家整个白天,两脚兽在amazon买的pet monitor还没到== 希望今天一定要平安无事。

出门前老猫咪咳嗽了几声,然后又盘回去睡了。即使今早不能和D酱一起在床上盘着,想起床上温暖的猫团,也很心安。

这周也要一起加油哇,老猫咪!

Dessie&I:

记得喵/Remem-purr.Day87

再次趴在了喜欢的被套上,呼吸平稳,胃口良好。床上可以再次有猫船回归,两脚兽特别感激D酱的医疗团队,尤其是Dr.Marta,她的主治医师。

我们全国只有两位ISFM认证的国际猫科医学专家,Dr.Marta是其中之一,整个地区6个国家,她是唯一一位女性ISFM认证兽医。在整个洲的兽医圈都是很有名气的了,有十几个护士、10个住院医和4个技师在她手下工作,还有一大群兽医学校学生,可她每天来查看Dessie,如果发现护士还没有换水、洗餐盘,都自己到动物厨房洗干净、换好水,从来不指使下属或学生。她的学生告诉我,她是全国屈指可数的猫犬眼科手术专家,一个普通手术可以赚大约2w RMB,但她周末把救护站的流浪动物接到自己的私家诊所,免费为它们做这样的手术,带动了很多毕业班兽医学生自愿义务去做她的助手。

我收到这次D酱住院的账单,发现比预期费用低了很多,打电话问Dr.Marta,她说是她到管理处申请减费的(每个科室的主任医师有申请减免费用的权利),因为知道D酱是被收养的流浪动物,而且家里只有我们俩。在工作中我接触很多人类的医生和医学教授,为了财会不小心少划的几十块钱拒绝给学生改作业、延长20分钟课时让学生做考前提问马上就问这20分钟给不给补课时费、为了彰显自己的“权威”没有相关资质还给学生提出医学建议差点害出人命……如果不是D酱,也不会认识这位完全相反的、医学建树和医德心地完全成正比的真正的白衣天使。

还有为D酱做化疗的Dr.Albert,每次都被D酱又嘶又挠,但是非常温柔耐心;负责日常照料的兽医毕业生Andrea同学,特意找了一个弹性比较低的猫窝,抗拒猫窝的d酱也可以接受,而且每天早晨准时打电话告诉我D酱头天夜间的情况。

我们不能坐在家里要求“如果这样的好人再多点儿就好了”,然后在被现实狠狠失望后就抱怨上帝听不到。上帝是听到的,祂回应祈祷的方式,是通过这些可爱的小动物,让我们接触和认识这样的好人,让我们相信,这样的好人是存在的,并且受到他们的启发和鼓舞,尽一切努力,成为他们这样的好人。

像他们那样,选择更艰难的路,去看尽头更美好的风景。

alxeue:

Dessie&I:

Remem-purr. Day 40. 


在急诊把能做的都做了,放射图片显示,D酱的左肺已经完全被癌变的白雾覆盖了,腹腔的一半也是这样的白雾。等待更多结果要周二才能出来,急诊的兽医给她注射了扩张肺部血管的药,说搭配上口服药,能坚持到周二。但我们回家后三个小时,就急剧恶化了,忽然间就侧身趴着,伸出的舌头几乎没有血色,这次呼吸困难比以往都厉害。


再次冲向急诊,这回直接进了ICU。在外面等待的3个小时里,眼看着他们安乐了一只被恶邻用腐蚀液体伤害过重无法救治的大狗狗,主人是一对夫妻,丈夫一看平时就是个硬汉角色,却哭得像个小孩子。


好在3个小时后,整个急诊部就剩我一个人时,门开了,笼子里趴着吸过氧气、呼吸已经平稳下来,等待签字付钱就可以打点滴的老猫咪。今夜是关键,熬过去,明天中午我就可以去看看她,陪她一个小时,然后等礼拜二的结果。


虽然最后兽医说,很可能只是多给了她几天。


那也总好过了没有啊。


至少有这几天,我可以最后再给她开几次罐头、几管零食,再为她挠挠脖子;也可以妥善地安排好,最后让一直照料她的家庭兽医,在比较温暖安静的环境里送她走,而不是冷冰冰的机械化大医院。


不过我还是祈祷一个奇迹,再多给我们一些时间。


还有6天就是Jesse的忌日。我在去年差不多的时候失去了Jesse,很难承受今年再在同样的时候失去Dessie。


明天是故乡一家团圆的日子,你是我在异乡唯一的家人呢,老猫咪……我们要为了彼此,努力地活下去啊。

Dessie&I:

Remem-purr. Day 40.

D酱一早又不能呼吸了,她的常规兽医今天不上班,只好带她去大学农林兽医系附属医院去挂急诊。大学的医院设备更好,但医生都是公式化的,没什么感情。不像家庭医生诊所,做各种化验不允许主人陪伴,而那个带她去的女护士没什么耐心的样子。可似乎也没什么别的选择。

幸好他们给了她优先诊疗turn,现在就是漫长的等待。

平常很惧怕陌生人类的D酱,今天却忍耐着配合那两个不怎么特别友好的医护,我猜她也感知到生死攸关,非常想活下去吧。

我在等候厅,抱着她的毛毯,上面还残留着她的体温,却觉得无比的冷。

Dessie&I:

Remem-purr. Day 38.

新的抗肺部感染药对肠道有副作用,让D酱的老年猫科失禁症状严重了。昨天回到家,她的厕所、沙发,地板和我的床上一片狼籍。其实癌症扩散前几个月,失禁症状已经改善了很多,刚一起生活时身体还很差,失禁比较厉害,那时回到家,也会有时面对同样的狼藉,会有点捂脸想哭。昨天依然有点想哭,却是因为打扫的时候忽然意识到,已经没有多机会,让我为D酱做些什么了呢。

我做清洁时,D酱也在一旁“清洗”自己。只要能站起来,她就一定会把自己舔得毛光闪亮。

有多少人类,在经历了一生劫数或苦难之后,还能保留着干净的衬衫,和清白的良心呢。

自挂南枝:

🍀♥️

Dessie&I:

Remem-purr. Day 36.

那天半夜急诊夜惊魂之后,老猫咪恢复得还算比较快,好像也没受什么惊吓——其实就是大前天夜里差点不行、不能自己呼吸的时候,她也很镇静的样子,甚至连呻吟都没有。这几天我偶尔回头看她,却总发现她在默默盯着我看。

以前D酱并不在白天这么看着我,只是有时夜里醒来会迷迷糊糊对视到她的沉默目光。

D酱的性格一生都是温柔沉默的,以前流浪时,只有我每天去喂她,她会迎着我跑出来细声细气地喵几声。后来除了适应家庭生活的时期叫了几次,几乎几天都不喵一声。

可她的目光,又好像有许多话要告诉我。

这里坊间的土话,老年人昵称晚辈或邻里的女孩为“咪哈”,中文音译写出来像猫语似的。我猜D酱大概也在心里这样默默地称呼我吧,毕竟按人类年龄,她已经70多岁了。或许,老猫咪注视着我时,最常默念的那句心愿应该是:

——咪哈,要好好活下去啊。